<th id="ynnuw"></th>
  • <progress id="ynnuw"><track id="ynnuw"></track></progress>

    <label id="ynnuw"><sub id="ynnuw"><option id="ynnuw"></option></sub></label>

  • <span id="ynnuw"></span>
     
     
     
     
     
    龍門奉先寺及其他唐代造像
     
    加入收藏
     
      洛陽龍門有唐代造像石窟十余處,經過了約一百年的沉寂時期又重新活躍起來了。自北魏末年(公元四六○年前后)的造像的熱潮過去以后,東、西魏到唐初龍門雖有若干各別的零星的造像,但無大型的開窟。
      唐代龍門各窟按時間先后是自北而南(貞觀年間到武則天時代),然后移往伊水東岸的。最早的是齋袯洞,系魏王泰為他的死去的母親文德皇后而建,有著名的“伊闕佛龕碑”(貞觀十五年,公元六四一年,岑文本撰文,褚遂良書)記錄此事。其次為重修北魏時代所開的賓陽三窟中的北洞。敬善寺洞和未完工的摩崖三佛(第六洞)是唐高宗李治時代前期(公元六六○年以前)所建。第七、八洞,萬佛洞(永隆元年,公元六八○年造),第十一洞惠簡洞(咸亨四年,公元六七三年),及奉先寺(公元六七二一六七五年)是李治時代后期所建。西山最南的極南洞及東山擂鼓臺諸洞都是武則天時代(公元六八四—七○四年)開鑿的。因為這些洞的主要佛像都有年代可考,所以較容易著手比較其時代的變遷。此外,各別小龕分散在各窟者很多。唐代在龍門進行的造像至玄宗李隆基時代及其以后則減少,中唐以后絕跡。由上可以看出龍門造像最繁盛的時期是公元六四○年以后,而特別是李治、武則天的時期(公元六五○—七一○年),顯然這是和武則天長期住在東都洛陽有關的。
      龍門諸唐代石窟中最重要的是奉先寺。
      奉先寺始修于咸亨三年(公元六七二年)四月一日,至上元二年(公元六七五年)十二月三十日畢功,只費時三年又九個月;是由皇后武則天施助官中脂粉錢二萬貫修鑿的。建造者為“支料匠”李君瓚、成仁威、姚師積等。
      奉先寺前原來曾有木構建筑物,是唐代名為“奉先寺”的寺廟的一部分,現在則全敞露在外,窟面寬約三三米,進深約二○米,高四○米,奉先寺本尊是盧舍那佛坐像,高一三米。按照唐代的尺度,則大佛通光背寶座高八五尺,兩側為迦葉(已毀)、阿難,其外側為二菩薩,左右兩壁為神王及金剛各一對(右壁的神王及金剛已毀)。二菩薩為七○尺(唐尺),其余各像為五○尺(唐尺)。奉先寺的規模之宏偉是罕見的,這樣宏偉的規模體現了這一時代的強大的物質力量(人力與財力)及精神力量(雄偉的創作意圖)。參與此工作的有著名的凈上宗大師善導和另一僧人惠暕,又有兩個主持工程的重要官吏:韋機(以頗有對于和善于規劃曾見賞于芋世民)和樊元則。他們的計劃和李君瓚等人的實踐,共同完成了這一與燦爛輝煌的盛唐時代相稱的,不朽的典范作品。
      奉先寺群像作為不朽的典范作品的重要價值在于形象的創造(特別是盧舍那大佛的臉型和神王腳下的小鬼),群像的構圖關系和這一組群像的藝術概括的能力。
      本尊、羅漢、菩薩、神王、金剛等形象追求創造理想化了的各種不同的性格及氣質。這些類型雖然是唐代雕塑中常見的,如菩薩的華麗端莊而又矜持的表情,神王的碩壯有力而威武持重,金剛則全身筋肉突起,是非常暴躁強橫的神情,然而用如此巨大的尺度和體積加以雕造就足以成為新的創舉。這些形象之間,阿難的外形的樸素與所表現出來的善良純厚的性格的真實感,無疑地具有獨特的藝術價值。而格外應該著重指出的是盧舍那大佛的形象的創造。
      盧舍那大佛面容莊嚴典雅,表情溫和親切,是一富于同情而又睿智明朗的理想性格,他的右手掌心向前舉在胸前,五指自然的微屈,也能表現出內心的寧靜而又堅定(不是冷酷的,也不是焦躁的),他向前凝視的目光中仿佛看見了人類的命運和歸宿,人類歷史的前進的道路。在這一形象中表現了唐代藝術家自己面向著充滿斗爭與變化的廣闊的生活景象時的偉大的開闊的胸懷,藝術家對于這一形象進行了自己的解釋和貫注了自己的情感,盧舍那大佛更具有完全中國化的面型和風格。無論就內容或形式上看,盧舍那大佛的面型的創造都是中國雕塑藝術史上偉大的典型之一。
      奉先寺諸像給人以深刻印象的還有神王腳下的小鬼。他承擔起神王的巨大的軀體的重量,他的頭、胸、臂、腹等部筋肉以夸張的表現,因而出現小鬼無所畏懼的壓不倒的力量。在這一形象的創造中,雖然表現為踏在足下的,然而作為勇敢的對抗的力量得到贊揚。
      奉先寺的九個形象外表上是彼此孤立的,但是作為成組的群像,以本尊為中心,九個形象具有內在的關聯。
      九個形象成為一完整的構圖。手法上利用簡單的對稱排列法突出主體盧舍那佛。本尊四周的背光、項光和胸前的一環環的衣紋圍繞在本尊的面部四周,使之成為全景的中心點,把主題的中心置于明顯的幾何中心點上,收到單純而有力的效果。從內容方面看,本尊和菩薩的和善,及神王、金剛的強壯威勢等等是同一主題的不同方面,他們之間相互結合,相互補充。這一組形象反映了對于盛唐時代的封建統治體系的深刻的認識,不僅歌頌了它的典雅的,華麗的美好的一面,也揭示了它的可畏的暴力的一面。所以,以盧舍那佛為中心的這一組形象,是對于唐代這一富有成就的偉大的時代的有力的藝術概括。
      龍門唐代其他各窟也還有些優美的造像,如惠簡洞的本尊和脅侍的年輕而安詳的表情,東山看經寺洞的二十九尊浮雕羅漢的不同性格的描寫,也都是值得重視的。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zh5000@zh5000.com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色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