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s7h4z"></small>
      <video id="s7h4z"></video><small id="s7h4z"></small>
      <small id="s7h4z"></small>
      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人物 > 魏晉南北朝時期軍事人物—冼夫人

      魏晉南北朝時期軍事人物—冼夫人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6:58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冼(xiǎn)夫人(512—602年),廣東南部越族人,是梁、陳、隋三朝時期嶺南部落首領,史稱譙國夫人。

      冼夫人于梁天監十一年(512年)生于高涼郡冼氏家中,相傳她本名阿英。史書記載她家:“世為南越首領,跨據山洞,部落十余萬家。夫人幼賢明,多籌略,在父母家,撫循部眾,能行軍用師,壓服諸越。每勸親族為善,由是信義結于本鄉。越人之俗,好相攻擊,夫人兄南梁州刺史挺,恃其富強,侵掠傍郡,嶺表苦之。夫人多所規諫,由是怨隙止息,海南、儋耳歸附者千余洞”(《隋書·譙國夫人傳》)。 

      梁大同元年(535年),冼夫人二十四歲時,羅州刺史馮融聞冼夫人有才識,便讓其子高涼(今廣東陽江西)太守馮寶娶其為妻。馮融原為北燕苗裔,其先馮業率眾浮海南來,定居新會,歷任牧守,三傳至馮融。由于是外人,所以馮融不為高涼人所信服。冼夫人到后,誡約本族尊重當地風俗習慣。每當她與馮寶處理訴訟案時,對本族犯法的人,也是依法辦事,不徇私情。這樣,馮氏在當地的威信建立起來,“自此政令有序,人莫敢違”(《隋書·譙國夫人傳》)。  

      梁太清二年(548年)八月,投降了梁朝的東魏大將侯景在壽陽復又反叛梁朝。梁朝按羊侃的計劃應在采石礬堅拒叛軍渡江,另以一支精銳的部隊襲取壽陽,斷其歸路,這樣叛軍自然瓦解。可惜朝廷不用其計,卻以與侯景有勾結的臨賀王蕭正德為平北將軍,都督京師諸軍事。蕭正德表面忙于備戰,暗地里卻以大船數十艘資敵,于是侯景順利渡江,將梁武帝圍困臺城。  

      時廣州都督蕭勃征兵援助解圍,高州刺史李遷仕稱疾不肯前往,卻派人召馮寶。馮寶欲往,被冼夫人阻止,他說:“刺史無故不合召太守,必欲詐君共為反耳。”馮寶問其故,冼夫人又說:“刺史被召援臺,乃稱有疾,鑄兵聚眾,而后喚君。今者若往,必留質,追君兵眾。此意可見,愿且無行,以觀其勢”(《隋書·譙國夫人傳》)。

      幾天后,李遷仕果然舉兵反梁,遣主帥杜平虜率兵入灨石,與侯景呼應。冼夫人認為:“平虜,驍將也,領兵入灨石,即與官兵相拒,未得還。遷仕在州,無能為也。若君自往,必有戰斗。宜遣使詐之,卑辭厚禮,云身未敢出,欲遣婦往參。彼聞之喜,必無防慮。于是我將千余人,步擔雜物,唱言輸賧,得至柵下,賊必可圖”(《隋書·譙國夫人傳》)。馮寶依計而行,李遷仕果然信以為真,不加防備。冼夫人便親率千余人“步擔雜物,唱言輸賧”(《隋書·譙國夫人傳》),前往大皋口。至灨石,突然出擊,大勝,李遷仕敗走保于寧都。冼夫人乘勝與長城侯陳霸先的部隊會合。回來后,冼夫人對馮寶說:“陳都督大可畏,極得眾心。我觀此人必能平賊,君宜厚資之”(《隋書·譙國夫人傳》)。這些見解,顯示了冼夫人的善識時務和軍事才智。 

      此后,陳霸先與王僧辯合力擊潰侯景,湘東王蕭繹在建康即位,但不久被西魏政權打敗,陳霸先乘機于陳永定元年(557年)代梁稱帝,國號陳,是為陳武帝。

      陳永定二年(557年),馮寶去世,嶺表大亂,冼夫人安撫百越各部,使境內安然無事。并派自己的兒子,年方九歲的馮仆率百越首領去丹陽。陳武帝拜馮仆為陽春郡(今廣東陽江一帶)郡守。 

      陳太建元年(569),廣州刺史歐陽紇謀反,把馮仆召至高安,企圖拉他一同反陳。馮仆派人告知母親。冼夫人得知后說:“我為忠貞,經今兩代,不能惜汝,輒負國家”(《隋書·譙國夫人傳》)。遂發兵拒境,率百越諸部與陳朝派來征討的將領章昭達內外夾擊,使歐陽紇軍潰被擒。馮仆因母親平叛有功被陳霸先封為信都侯,加平越中郎將,轉任石龍(治在今廣東化州東北)太守。冼夫人被封為中郎將石龍太夫人,賚繡幡油絡駟馬安車一乘,給鼓吹一部,并麾幢旌節,其鹵簿一如刺史之儀。  

      陳至德年間(583—586年),馮仆卒。隋開皇九年(589年)正月,隋師攻陷建康,陳朝滅亡。雖然隋文帝統一中國,但嶺南地區尚未歸附,當地共奉冼夫人為“圣母”,以保境安民。  

      二月,隋文帝派江州總管韋洸安撫嶺南,被陳將徐璒阻于南康。韋洸至嶺下,逡巡不敢進。晉王楊廣命令被俘的陳后主寫信給冼夫人,“諭以國亡”,讓冼夫人歸順隋朝。隨信還有冼夫人當年所獻犀杖及兵符為證。冼夫人見后,確知陳亡,于是她“集首領數千,盡日慟哭”(《隋書·譙國夫人傳》)。并派其孫馮魂率部迎韋洸入廣州。至此,嶺南悉定。馮魂因被隋朝封為儀同三司,冼夫人被冊為宋康郡夫人。

      隋開皇十年(590年),番禺將領王仲宣舉兵反隋,嶺南很多首領也起兵響應。王仲宣圍韋洸于廣州,駐軍衡嶺,韋洸中流矢而卒。洗夫人遣其孫馮暄將兵救廣州,馮暄因與王仲宣的部將、瀧水(今廣東羅定)豪門陳佛智關系親密,按兵不動,貽誤戰機。洗夫人發現后,大怒,將馮暄問罪下牢,改派另一孫子馮盎出討叛軍,與隋官軍鹿愿會師,共敗王仲宣。平息后,冼夫人披甲乘馬,親自護衛隋招撫專使裴矩巡撫各州,嶺南遂定。當時隋文帝對大臣高颎、楊素說“韋洸將二萬兵不能早度嶺,朕每患其兵少”(《資治通鑒·卷一百七十七》)。可見冼夫人的決斷對全局影響之大。 

      這時冼夫人八十高齡。隋文帝為冼夫人的舉動贊嘆,特降敕書慰勞。獨孤皇后也賜她首飾及宴服。其孫馮盎因協助隋軍平叛有功,拜為高州刺史,次孫馮暄也被赦,拜為羅州刺史。馮寶被追贈為廣州總管、譙國公,冼夫人則被冊封為譙國夫人。并“開譙國夫人幕府,置長史以下官屬,給印章,聽發部落六州兵馬,若有機急,便宜行事”(《隋書·譙國夫人傳》)。從中不難看出隋文帝對冼夫人器重。 

      隋文帝特下詔書慰勉冼夫人:“朕撫育蒼生,情均父母,欲使率土清凈,兆庶安樂。而王仲宣等輒相聚結,擾亂彼民,所以遣往誅翦,為百姓除害。夫人情在奉國,深識正理,遂令孫盎斬獲佛智,竟破群賊,甚有大功。今賜夫人物五千段。暄不進愆,誠合罪責,以夫人立此誠效,故特原免。夫人宜訓導子孫,敦崇禮教,遵奉朝化,以副朕心”(《隋書·譙國夫人傳》)。殷殷之意,溢于言表。

      冼夫人把梁、陳、隋三朝所贈禮品,分三庫保管,每逢過年過節,她總要取出展示在庭中。并對子孫們說:“汝等宜盡赤心向天子。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今賜物具存,此忠孝之報也,愿汝皆思念之”(《隋書·譙國夫人傳》)。  

      隋朝建國以后,改廣州為番州,除了倚重冼夫人坐鎮嶺南地區以外,更由朝廷派趙鈉為番州總管,綜轄地方政務。趙訥貪虐害民,嶺南諸部多有亡叛。冼夫人遣長史張融上書朝廷,予以揭發,使趙訥得到制裁。文帝降勅委托冼夫人招慰亡叛。冼夫人不顧年高,親載詔書歷十余州,宣述圣旨,撫慰當地民眾。朝廷因冼夫人揭發趙訥及安撫民眾有功,賜夫人臨振縣湯沐邑一千五百戶,贈(馮)仆為崖州總管、平原郡公。  

      仁壽二年(602年),冼夫人去世,享年九十一歲。朝廷賻物一千段,謚曰誠敬夫人。今人王興瑞有《冼夫人與馮氏家族》一書,對有關事跡多所考訂。 

      點評:冼夫人以邊睡番族歷事三朝,為人明大體、識大義、安撫百姓、綏靖地方,使嶺南地安定繁榮達半個世紀,是中國女性的杰出代表。
      色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