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s7h4z"></small>
      <video id="s7h4z"></video><small id="s7h4z"></small>
      <small id="s7h4z"></small>
      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人物 > 魏晉南北朝時期軍事人物—陳慶之

      魏晉南北朝時期軍事人物—陳慶之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7:04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陳慶之(484—539年),字子云,義興國山(今江蘇宜興西南)人,南北朝時期梁朝杰出的軍事家。

      陳慶之自幼為蕭衍的隨從。當時圍棋風靡一時,蕭衍更是通宵達旦而弈。其余的隨從皆已休息,唯陳慶之不睡,招之即到,所以蕭衍對其甚見親賞。  

      南齊末年,東昏侯蕭寶卷為政殘暴,至使陳顯達、裴叔業、崔慧景等名將先后反叛。南齊永元二年(公元500年)十一月,蕭衍(時為雍州刺史)也起兵反齊,陳慶之隨蕭衍一直攻克建康。天監元年(公元502年),蕭衍代齊稱帝,國號梁,是為梁武帝。陳慶之被任命為主書,在任期間,他散財聚士,常思效用。 

      普通六年(公元525年)正月,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亂不成,在彭城降梁,并請求梁武帝派兵接應。梁武帝以陳慶之為武威將軍,與胡龍牙、成景俊率梁軍前去接應。回軍后,陳慶之任宣猛將軍、文德主帥,并率2000人送豫章王蕭綜入鎮徐州。五月,魏遣安豐王元延明、臨淮王元彧率2萬來拒,屯據陟□。元延明先遣其將丘大千筑壘,以切斷梁軍的進軍路線。陳慶之進逼其壘,魏軍一鼓便潰。六月,蕭綜乘夜棄梁軍降魏。天亮后,梁軍尋蕭綜不見,卻見魏軍在城外說:“汝豫章王昨夜已來,在我軍中,汝尚何為”(《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五十》)!梁軍遂潰散。魏軍入彭城,乘勝追擊梁兵,復取諸城,至宿豫而還。梁軍損失十之七八,只有陳慶之斬關夜退,所部得以全歸。 

      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安西將軍元樹出征壽春,陳慶之假節、總知軍事。魏豫州刺史李憲遣其子李長鈞筑兩城以拒之,陳慶之攻拔兩城。十一月,李憲力屈而降,陳慶之入據其城。此次作戰,梁軍共克52城,獲75000人。陳慶之轉為東宮直閣,賜爵關中侯。 

      大通元年(公元527年)十月,陳慶之與領軍將軍曹仲宗聯合進攻北魏渦陽(今安徽蒙城)。同時,梁武帝蕭衍詔尋陽太守韋放領兵與曹仲宗等會師。時韋放軍營壘未立,北魏散騎常侍費穆率軍突然到達,韋放僅有200人,但士卒殊死奮戰,以一當十,終于把費穆軍擊退。魏孝明帝元詡復派將軍元昭率軍5萬(一說15萬)增援渦陽,前鋒抵達距城40里的駝澗(今安徽蒙城西北)。陳慶之意欲前往迎戰,但韋放認為:“賊之前鋒必是輕銳,與戰若捷,不足為功,如其不利,沮我軍勢,兵法所謂以逸待勞,不如勿擊。”陳慶之卻說:“魏人遠來,皆已疲倦,去我既遠,必不見疑,及其未集,須挫其氣,出其不意,必無不敗之理。且聞虜所據營,林木甚盛,必不夜出。諸君若疑惑,慶之請獨取之”(《梁書·陳慶之列傳》)。于是陳慶之率麾下輕騎200人突襲元昭軍,破其前軍,魏軍震恐。陳慶之又乘勝與各軍連營而進,背靠渦陽與魏軍對峙。 

      兩軍自春至冬,交戰上百次,將士勞苦不堪。這時,傳來魏軍在梁軍陣地后興筑營壘的消息,梁軍軍心有些動搖。曹仲宗等恐腹背受敵,欲撤軍。陳慶之聞后,立節仗于軍門,慷慨陳詞地說:“共來至此,涉歷一歲,糜費糧仗,其數極多。諸軍并無斗心,皆謀退縮,豈是欲立功名,直聚為抄暴耳。吾聞置兵死地,乃可求生,須虜大合,然后與戰。審欲班師,慶之別有密敕,今日犯者,便依明詔”(《梁書·陳慶之列傳》)。曹仲宗壯其計,乃從之。  

      時魏軍以掎角作十三城,欲以控制梁軍。陳慶之在夜色掩護下,出動騎兵突擊魏軍,連克4個營壘。渦陽戍主王緯聞訊,以城降梁。其余九城,兵甲猶盛。韋放在投降的魏軍中挑選30余人予以釋放,讓他們回去,到魏軍各營壘報告渦陽陷落的消息。同時,陳慶之率軍隨釋放的魏軍士卒之后,擂鼓吶喊攻擊。在梁軍的凌厲攻勢下,魏軍剩下的9座城堡也先后潰敗。梁軍乘勢追擊,大敗魏軍,俘斬甚眾,渦水為之斷流,又降城中3萬余人。渦陽一戰,魏軍全軍覆沒,從此,北魏日漸衰落。梁武帝詔令以渦陽之地設置西徐州。梁軍又乘勝進至城父。梁武帝對陳慶之大為贊賞,并親寫詔書進行嘉勉,書曰:“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硃門而待賓,揚聲名于竹帛,豈非大丈夫哉”(《梁書·陳慶之列傳》)! 

      北魏后期,朝政腐敗,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激化。大通二年,北魏發生內亂,鎮壓叛亂的爾朱榮大肆屠殺北魏皇室,魏北海王元顥以本朝大亂為由降梁,并請梁朝出兵助其稱帝帝。出于戰略上的考慮,梁武帝以元顥為魏王,并以陳慶之為假節、飆勇將軍,率兵7000人護送元顥北歸。 

      中大通元年(公元529年)四月,陳慶之領兵乘北魏征討邢杲起義軍之際,乘虛攻占滎城(今河南商丘東),進逼梁國(今河南商丘)。魏將丘大千率眾7萬分筑九城,以抵御梁軍。陳慶之率軍進攻,一日之內攻占三城,迫使丘大千投降。元顥遂于睢陽(今河南商丘南)城南稱帝。授予陳慶之使持節、鎮北將軍、護軍、前軍大都督。時魏濟陰王元暉業率羽林軍2萬來援,進屯考城(今河南民權東北)。考城四面環水,守備嚴固。陳慶之命部下在水面筑壘,攻陷其城,全殲2萬,俘元暉業獲,租車7800輛。 
      梁軍直趨洛陽,所過之處,魏軍望風而降。五月,魏帝元子攸分派部眾扼守滎陽(今屬河南)、虎牢(今滎陽西北汜水鎮)等地,以保衛京都洛陽。元顥攻占梁國后,封陳慶之為衛將軍、徐州刺史、武都公,命其繼續督軍西上攻滎陽。魏左仆射楊昱、西阿王元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等率羽林軍7萬守滎陽,以據梁軍。魏軍兵鋒甚銳,加上滎陽城堅,陳慶之攻之不克。時魏將上黨王元天穆大軍將至,先遣其驃騎將軍爾朱吐沒兒領胡騎5000、騎將魯安率夏州步騎9000增援楊昱。又遣右仆射爾朱世隆、西荊州刺史王羆率騎兵1萬,進據虎牢。魏軍共計30萬人,對梁軍進行合圍。元顥派人勸楊昱投降,但被拒絕。不久,元天穆與爾朱吐沒兒相繼而至,魏軍一時旗鼓相望。  

      時滎陽城未克,梁軍將士皆恐,陳慶之解鞍秣馬,對將士們說:“吾至此以來,屠城略地,實為不少;君等殺人父兄,略人子女,又為無算。天穆之眾,并是仇讎。我等才有七千,虜眾三十余萬,今日之事,義不圖存。吾以虜騎不可爭力平原,及未盡至前,須平其城壘,諸君無假狐疑,自貽屠膾”(《梁書·陳慶之列傳》)。乃親自擂鼓攻城,只一鼓,梁軍便悉數登城。勇士宋景休、魚天愍首先登上城墻,梁軍相繼而入,遂克榮陽,俘楊昱。不久,元天穆等引兵圍城,陳慶之遂率3000精騎背城而戰,大破之,魯安于陣前投降,元天穆、爾朱吐沒兒單騎獲免。陳慶之收繳滎陽的儲備,牛馬谷帛都不可勝計。陳慶之旋即進攻虎牢,爾朱世隆不敢戰,棄城而逃,梁軍俘魏東中郎將辛纂。

      魏孝莊帝元子攸為避陳慶之鋒芒,被迫撤至長子(今山西長子西)。元顥遂入洛陽,魏臨淮王元彧、安豐王元延明率百官迎元顥入宮。元顥改元大赦,以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增邑萬戶。不久,上黨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兵4萬攻克大梁,并分遣王老生、費穆進據虎牢,刁宣、刁雙入入梁、宋。陳慶之聞后,率軍掩襲,魏軍皆降。元天穆率十余騎北渡黃河而逃,費穆攻虎牢,將克,忽聞元天穆北逃,自以為無后繼,遂降于陳慶之。陳慶之又進擊大梁、梁國,皆克之。梁武帝聞訊后,再次親書詔書進行嘉勉。陳慶之和部下皆穿白袍,一路上所向披靡,所以洛陽城中童謠曰:“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梁書·陳慶之列傳》)。陳慶之又以7000之眾,從铚縣至洛陽,前后作戰47次,攻城32座,皆克,所向無前。 

      時鎮守晉陽(今山西太原西南)的魏天柱將軍爾朱榮聞魏帝元子攸北逃至長子,便率軍而至,魏帝即日南還,并以爾朱榮為前鋒,攻奪洛陽。爾朱榮與爾朱世隆、元天穆、爾朱吐沒兒、高歡率鮮卑、柔然等大軍相繼而至,眾號百萬。 

      當初魏帝單騎北逃時,宮內的侍衛和嬪妃都沒有帶走。元顥得志后,荒于酒色,不理朝政。閏六月,元顥暗中和臨淮王元彧、安豐王元延明勾結,準備叛梁。因見時機尚未成熟,還要借助陳慶之之力,所以外同內異,言多忌刻。陳慶之也心中自知,暗自策劃對策。他對元顥說:“今遠來至此,未伏尚多,若人知虛實,方更連兵,而安不忘危,須預為其策。宜啟天子,更請精兵;并勒諸州,有南人沒此者,悉須部送”(《梁書·陳慶之列傳》)。元顥聽后覺得有道,便想從之。時元延明卻對他說:“陳慶之兵不出數千,已自難制;今增其眾,寧肯復為用乎?權柄一去,動轉聽人,魏之宗社,于斯而滅”(《梁書·陳慶之列傳》)。元顥因此開始猜忌陳慶之,漸漸疏遠他。考慮到陳慶之會密奏梁武帝,便搶先上書說:“河北、河南一時已定,唯爾硃榮尚敢跋扈,臣與慶之自能擒討。今州郡新服,正須綏撫,不宜更復加兵,搖動百姓”(《梁書·陳慶之列傳》)。于是梁武帝詔令都停在邊界地區。 
      時候在洛陽城中梁不足萬人,而魏軍則十倍于梁軍。軍副馬佛念勸陳慶之自立,對他說:“功高不賞,震主身危,二事既有,將軍豈得無慮?自古以來,廢昏立明,扶危定難,鮮有得終。今將軍威震中原,聲動河塞,屠顥據洛,則千載一時也”(《梁書·陳慶之列傳》)。但陳慶之不從。

      元顥先前曾任命陳慶之為徐州刺史,陳慶之便堅持去徐州赴任。元顥心中忌憚,始終沒有放行,并對陳慶之說:“主上以洛陽之地全相任委,忽聞舍此朝寄,欲往彭城,謂君遽取富貴,不為國計,手敕頻仍,恐成仆責”(《梁書·陳慶之列傳》)。陳慶之聞后,遂不敢再言。 

      元顥據洛陽六十五天,所得之城聞爾朱榮大軍至,一時全部歸魏。爾朱榮率軍南下與元顥軍隔黃河對峙。陳慶之守北中城(今河南孟縣附近),元顥據守河橋南岸。陳慶之與魏軍三日十一戰,殺傷甚眾,爾朱榮準備退軍。不久,爾朱榮用部下之計,遣車騎將軍爾朱兆與大都督賀拔勝縛木筏,自馬渚西硤石夜渡,襲擊元顥軍,元顥領軍將軍冠受被俘。元顥守河防的部隊聞訊潰退。元顥僅率數百騎逃走。至臨潁(今河南臨潁西北),其部卒皆散,元顥被擒殺,洛陽為魏軍所占。爾朱榮率軍南攻,陳慶之收容步騎兵數千人結陣東撤。爾朱榮軍追擊,至嵩高(今河南登封北)時,因河水上漲,山洪暴發,梁軍士卒死散殆盡。陳慶之只好剃除須發,化裝成僧人,抄近道回豫州,在豫州人程道雍的幫助下,回到建康。 

      陳慶之攻魏的作戰雖因孤軍深入,后援無繼,而以失敗結束,但這不能因此否定陳慶之的軍事才能,陳慶之僅以7000之眾北伐,連克魏軍,以少勝多,占領了洛陽等30余城,自古用兵未之有也。所以梁武帝在陳慶之回建康后,仍封他為右衛將軍,永興侯,邑一千五百戶。此戰以后,北魏國力大衰,大權握在爾朱氏手中。中大通四年(532年),高歡誅殺爾朱氏,奪取北魏朝政大權。中大通六年(534年)和七年(535年),高歡和宇文泰先后立元善見和元寶炬為帝,史稱東魏和西魏,北魏從此滅亡。 

      陳慶之南歸后,特尊重北人,朱異覺得奇怪,便問他,陳慶之說:“吾始以為大江以北皆戎狄之鄉,比至洛陽,乃知衣冠人物盡在中原,非江東所及也,奈何輕之”(《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五十三》)? 

      十二月,梁武帝以陳慶之為持節、都督緣淮諸軍事、奮武將軍、北兗州刺史。時有妖僧僧強自稱天子,土豪蔡伯龍也起兵與之相應,眾至3萬,攻陷北徐州。濟陰太守楊起文棄城而逃,鐘離太守單希寶被害。梁武帝詔令陳慶之前去征討,并親自臨白下城為其餞行。梁武帝對陳慶之說:“江、淮兵勁,其鋒難當,卿可以策制之,不宜決戰”(《梁書·陳慶之列傳》)。陳慶之受命而行,未到十二天,便斬蔡伯龍、僧強,傳首建康。 

      中大通二年(公元530年),梁武帝以陳慶之為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諸軍事、南、北司二州刺史,其余如故。陳慶之到任后,遂圍懸瓠(今河南汝南),破魏潁州刺史婁起、揚州刺史是云寶于溱水,又破行臺孫騰、大都督侯進、豫州刺史堯雄、梁州刺史司馬恭于楚城。陳慶之隨即減免了義陽鎮的兵役,停止水運補給,使江湘諸州得以休養生息。并開田六千頃,二年之后,糧食充實。梁武帝為此經常嘉獎陳慶之。同時又陳慶之又表請精簡南司州為安陸郡,置上明郡。

      大同元年(公元535年)二月,陳慶之攻東魏,與東魏豫州刺史堯雄交戰,因不利而還。 

      大同二年(公元536年)十月,東魏定州刺史侯景率7萬人寇楚州,俘楚州刺史桓和,侯景乘勝進軍淮上,并寫了信勸陳慶之投降。梁武帝遣侯退、侯夔等前去增援,軍至黎漿,陳慶之已擊破侯景。時值大寒雪,侯景棄輜重而逃,陳慶之則收其輜重而還。同年,豫州鬧饑荒,陳慶之開倉放糧濟災民,使大部分災民得以度過饑荒。以李升為首的800多名豫州百姓請求為陳慶之樹碑頌德,梁武帝下詔批準。 

      大同五年(公元539年)十月,陳慶之去世,時年五十六歲。梁武帝以其忠于職守,戰功卓著,政績斐然,追贈他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鼓吹一部,謚曰“武”,還詔令義興郡發500人為其會喪。長子陳昭嗣。  

      陳慶之性格祗慎,每次奉詔,都要洗沐拜受;生活儉樸,只穿素衣,而且不好絲竹;雖身為武將,但射箭卻不能穿札,而且也不善于騎馬,但善撫士卒,能使部下為其效死力。更為難得的是陳慶之出自寒門,在梁朝歷史上能達到這樣成就的,只有他和俞藥(官至云旗將軍,安州刺史)。 

      點評:陳慶之一生征戰,常設奇謀,多為以少勝多,而且長于攻城。無論是北伐橫掃河洛,或揮師馳騁邊陲,均充分顯示其杰出的軍事才能。北伐之戰,可謂氣吞萬里如虎,連毛澤東讀《陳慶之傳》至此,也不盡為之神往。“陳慶之有將略,戰勝攻取,蓋頗、牧、衛、霍之亞歟。慶之警悟,早侍高祖,既預舊恩,加之謹肅,蟬冕組珮,亦一世之榮矣”(《梁書·陳慶之列傳》)。“陳慶之初同燕雀之游,終懷鴻鵠之志,及乎一見任委,長驅伊、洛。前無強陣,攻靡堅城,雖南風不競,晚致傾覆,其所克捷,亦足稱之”(《南史·陳慶之列傳》)。
      色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