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s7h4z"></small>
      <video id="s7h4z"></video><small id="s7h4z"></small>
      <small id="s7h4z"></small>
      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潮汕文化—潮汕行業習俗—風里來雨里去的撐渡伯

      潮汕文化—潮汕行業習俗—風里來雨里去的撐渡伯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20日20:02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渡船是指橫過河溪載人往來的船只。潮汕平原河流較多,在過去橋梁建設還不發達的日子里,渡船是一種不可或缺的行業。一竿一槳一舴艋之舟便是劃渡者的主要工具。劃渡者不管年老年幼均被稱之為“渡伯”。渡伯劃船載人過溪河,收取微利,生活實是清貧,每逢風吹雨打,更是苦不堪言。大多渡伯都以渡船為家,其生活必需品大都從要過渡的小販中買取,這樣才能長守渡船,時刻等待過渡者來喊“開船”,潮汕俗語中的“行船企鋪,不離半步”便是這樣來的。
          渡船還有公渡和私渡,公渡是設置驛道和主要路道的渡口,向官府登記捐納稅收。私渡則是沒有登記的,一般是在比較偏僻的地方,作為私渡,平安無事則可,如若有人員溺水傷亡,則要受重罰。
          在潮汕的撐渡業中,有一段辛酸的故事:古時,揭陽榕江北河的“塘埔渡”,是連貫揭陽縣城通達潮州府官路的要道渡口,來往者絡繹不絕,屬于官渡,凡有公差過渡者,免付渡錢,并且不分晝夜,隨到隨載,若不然則按情治罪。
          有一天,過渡者眾多,渡伯從早到晚未曾歇息,勞累不堪。直至深夜剛要躺下,又有人來叫開渡,不是說護帶公文,便是說有緊急公事,渡伯只好劃其過岸,其實這些都是冒牌的公差。送走這些趕夜路圖快渡又免付渡錢的人之后,他躺下來便呼呼入睡,這時對岸來了個真公差,高呼有火急文書要過渡,但公差喊破喉嚨渡伯卻睡得爛醉,待到醒來,天已大亮。他被公差拳打腳踢,罵不絕口。
          差役到了縣衙,縣令見文書是知府限令他于午前帶案牘、人犯到府衙會審,又驚又憤,立即命人將渡伯拘捕收監。
          知縣赴到府衙,誤了時晨,加之案件差誤,受到知府斥責,回衙后便拿渡伯泄憤,命人將他打得皮開肉裂,并判其死罪,打入死牢。渡伯之妻及鄉親父老聞訊無不垂淚,連同鄉紳到縣衙陳情鳴冤,聯名討保,縣官礙于眾人情面,只好假裝寬宏大度,由渡伯之妻自行主宰其夫生死。縣官命人在縣衙側廂的兩套鼎灶上置蒸籠,將渡伯置于其中一個,另一個則是空的,由渡伯之妻任選一個燒火炊蒸,若炊的是空鼎,其夫可活,若炊的是她丈夫,則其夫命該絕。渡伯之妻聽見一個有聲,一個無聲,便在無聲的灶里燒起火來,時辰一到,掀開籠蓋見她的丈夫蒸死在鼎中,立即昏倒過去。原來是可惡的縣官做了腳手,將渡伯五花大綁,口塞棉花,使他不得動彈,并在另一鼎中放著幾只大螃蟹在爬動,制造假象。渡伯死后,塘埔渡不管白天黑夜,刮風下雨,只要有人叫渡,撐渡者便不敢怠慢,生怕得罪官差,惹來橫禍。
          如今潮汕地區原來的渡口大多已架起橋梁,只剩下舊渡名。僅存的上華渡、土尾渡等幾個渡口也已改用小機船,手撐渡船幾近絕跡。

      色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