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s7h4z"></small>
      <video id="s7h4z"></video><small id="s7h4z"></small>
      <small id="s7h4z"></small>



       
       
       
       
       
       
       
      太昊陵廟會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jdb71.com)
      【字體: 加入收藏
       

        淮陽太昊陵二月會起始,可以追溯到遙遠的古代。《禮記·月令篇》說:“仲春之月……以太牢祀于高媒”。古人把神話傳說中的由群婚到對偶婚的第一對夫妻——伏羲氏、女媧氏奉為神媒。伏羲、女媧兄妹相婚,摶土造人,繁衍人類,暴風雨來臨,捏的泥人不及用手收,用掃帚掃得缺胳膊少腿,出現了殘廢人,這可能是近親相婚的弊端。聰慧蓋世的氏族聯盟首領伏羲,從此,開始以會的形式組織各部落男女相會成婚。會的標志以石為記,(相似于顯仁殿東北角的子孫窯),通過摸子孫窯,取得男女雙方同意,然后以草遮面進行交配。別的見雙方已有情人,不再相求。這基本和《周禮媒氏》“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凡男女之陰訟,聽之于勝國之社”的記載相符。如今廟會上賣的泥泥狗中有一種“草帽老虎”,便是當時以草遮面的象征。

        伏羲在此基礎上,制定了娶嫁之禮。規定結婚前必須經媒人說合,男人送給女子兩張獸皮作為聘禮,然后才能結婚,改變了群婚亂配狀態,開始有了家庭。這種制度推行后,原始亂配之風很大。孔子由衛至陳,陳侯起陵陽之臺迎孔子。孔子在陳的游說,進一步轉變了原始的群婚習俗,使二月會變成朝祖進香的性質,摸子孫窯也成了人們祈禱生兒育女的愿望。淮陽的二月陵會,不僅得以延續,而且求神拜祖之風越來越大,香火愈演愈烈,人數越來越多。相反,宋國的桑林、楚國的云夢、齊國的社稷等的二月會,相繼絕跡。

        天神人化思想的傳播,專制帝王常托神靈,自炫是應繼大統的“真龍天子”。漢光武劉秀自稱受人祖伏羲保護而得帝位。明太祖朱元璋亦說托伏羲佑助而得天下,自制祝文,親臨致祭。所以,這種“朝祖進香”的二月會隆重非常,蔚為大觀。據《陳州太吳陵廟會概況》一書記載,僅明、清兩代,朝廷先后派 52名大臣到太昊陵謁致祭,祭品達30多種,相當豐盛。會上,龍旗飛舞,旗桿如林,炮竹聲聲,香煙沖天,整個陵院,人山人海。幾無立椎之地。

        到了民國,大總統黎元洪、徐世昌等,親制匾額,以示奉祀,二月陵會仍襲1日例。據民國23年(公元1934年),河南省立杞縣教育實驗區,淮陽省立師范學校聯合調查記載:這年趕二月陵會的人數達200萬人次以上,參加大會商業的各種攤鋪共52項,1476家;義務游藝40班,如龍燈、高蹺、獅子、馱歌等;營業游藝23班:如梆子戲、馬戲團、電影等,男女老幼,摩肩接踵,熱鬧非常。

        如今的太昊陵廟會,規模更加宏大,朝圣者已遍及全國各地。人數較多的地區西至京漢路,東至皖西,北至魯西南,南至湖廣。廟會期間,每天人流量達20多萬人,高潮時達40多萬人。由于人潮洶涌,會期又長達一個月,人們在朝祖進香的同時,利用各種形式進行物資、文化交流。不少國際學者、友人也都在此期間來太昊陵尋古探幽,研究古老華夏的東方文明,港、澳、臺同胞以及僑居國外的華夏子孫,每年都組團來太昊陵尋根問祖,并以到伏羲陵前謁祖朝拜為榮,以示不忘祖先,不忘自己是龍的傳人。

        


       
       
       
       
      色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