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nnuw"></th>
  • <progress id="ynnuw"><track id="ynnuw"></track></progress>

    <label id="ynnuw"><sub id="ynnuw"><option id="ynnuw"></option></sub></label>

  • <span id="ynnuw"></span>



     
     
     
     
     
     
     
    門樓氣派的宅院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jdb71.com)
    【字體: 加入收藏
     

    云南大理市喜洲鄉的田莊賓館,原是一座私宅。就其建筑風格來說,它是一座十分典型的白族建筑。
    從遠處看去,白族建筑最明顯的特點是氣派的門樓、高高的白色院墻和青灰色的瓦頂。田莊賓館的門樓是很豪華、很氣派的。它由兩層青瓦翹脊組成,周圍鑲嵌著各種花紋的大理石,有的上面還畫了山水花鳥的圖案。翹起的脊像舒展著翅膀的鷹,脊尖上還臥了一對龍頭。龍頭是用木頭雕刻而成的,刀法很細膩。

    走進院子,首先看到的是正房和兩側的廂房。房子對面則是一面高大的照壁,其實,這就是在院子外面見到的那座高墻。這是白族住房建筑的基本格式,叫作三房一照壁。從廂房一側的過道往后走,便來到后院,這是一個東西南北四面都是兩層樓房的四合院。

    我在田莊賓館的院子里來來回回繞了好幾趟,又樓上樓下仔細觀賞了一番。我不能不為建筑師們精巧的構思叫絕,也不能不為他們精湛的技藝稱道。這里所有的門都是用木料雕出來的。有的上面有鏤空的圖案,有的上面是刻好的裝飾物,無論哪一種都是很精巧的,這叫閣子門。后來我才知道,這也是白族建筑的一大特色。一般房間的閣子門有六扇,天涼時可以把門都關上,熱時六扇門又可以全部打開。門的顏色則根據喜好,或施以朱紅,或涂為金黃。

    有人告訴我,田莊賓館雖是典型的白族建筑,但它畢竟不是老百姓的住房。若想看一般白族人的住房,就到周城去。

    從喜洲乘汽車到周城只需半個小時。周城有1700多戶、8000余人,這在西南地區,乃至整個中國也是個巨大的自然村,而周城的村民全都是白族。多少年來,他們背靠終年積雪的蒼山,面向波光粼粼的洱海,繁衍生息,其民風古樸,至今猶存。

    一進村,最先看到的是兩棵枝繁葉茂的大青樹。據說這一帶的村子都有這樣的大樹,似乎它已經成了村子的標志,凡村里有什么重要聚會都在這里舉行。此時正是周城趕晚集的時候,大樹下人頭攢動,很是熱鬧。走近看時,發現人群中的婦女全部是白族打扮,連幾歲的娃娃也一樣。婦女們的頭上戴著漂亮的頭巾,長長的頭發梳成辮子盤在頭上,上面夾著粉紅色的絲線,長出的部分從頭的一側垂落下來。上年歲的老婆婆衣服多為深色,年輕的姑娘穿得很艷,一般是一件白色長袖衫,外套紅色坎肩,腰間圍一個繡花小圍裙,下面是一條長褲。不少人把孩子背在身后,外面用一個裹被把孩子兜住。母親不停地做著什么,任孩子伏在自己的背上玩耍、睡覺。那裹被是一件極精美的手工藝品。有的上面繡著大花,有的是幾何圖形,針腳都十分細密。

    村里的路大都不寬,夾在兩側的高墻中間。路上三三兩兩的姑娘媳婦走過,那身上的色彩使灰白的世界鮮亮起來。她們的手中往往抱著大堆的白布,一問才知道是為村里加工的扎染布。扎染是這里富有民間特色的紡織品,按照圖案把布的一些地方扎起來,然后放入染料染成藍白兩色的花布,其格調十分素雅。村里的許多女人都以扎染加工為副業。一路走去,村里的房子不少已十分破舊,然而門樓卻是很講究的。我推開一座大門,迎面是一面影壁。院落的布局與田莊賓館大體相似,只是少了一面廂房,所以只能叫兩房一照壁。房的主人說那一面廂房待以后有了條件還是要蓋的,目前只搭了一間廚房。說起廚房,一般都在房子的拐角處,那里有角房可以作廚房。兄弟幾個合住一院,每家一面居室,幾個角房便分作幾個廚房。

    到周城的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就傳來陣陣吹吹打打的鼓樂聲,一問才知道是有人今天結婚。說來也巧,這一天村子里一共有4對年輕人辦喜事。我連忙找到一個叫段淑妹的新娘家。只見大門口插著一對1米高的大紅香,地上留下一片鞭炮的紙屑,院子里擠滿了來送親的人。新娘的陪嫁擺了一院子,有柜子、箱子、電視機、縫紉機,還有一大疊被子、衣服和好幾雙鞋。幾個姑娘給新娘子梳妝打扮。新娘今年21歲,黑紅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此時十分害羞地被姑娘們擺弄著。她們給她穿上粉紅色長衫,戴上綴滿絨球、珠子的頭飾,胸前掛上一面鏡子,據說那是照妖鏡,可以保護新娘平安到達丈夫家,太太平平過日子。

    將近中午,新郎來迎親了。新郎拜過長者,然后攙著新娘走出大門。后面是長長的送親隊伍。小伙子門抬著陪嫁,走走停停,不時地出些主意來刁難新娘子。一會兒讓她給人點香煙,一會兒讓她吃懸在空中的糖。最讓新娘子為難的是讓她和新郎接吻。滿臉通紅的新娘子不吻,小伙子們便不肯向前走,一個吻又惹得他們一陣大笑。

    此時的新郎家里已是高朋滿座。院子里擺著大大小小二十幾張桌子,院子一側支起臨時鍋灶,一待新人進門,宴會就要開始。隨著一陣高亢的吹奏樂和炮竹聲,新人來到門前。這時,新郎的長輩在門前燃起大香,點了一堆火,并向上面灑了些酒。新娘子踏著火進了大門。接著是拜天地,入洞房,坐在床頭喝交杯酒。這酒很特別,又甜又辣,不知是放了什么東西,發出一股像辣椒一樣的辣味。據說白族人講辣是親的意思,越辣也就越親。于是新娘新郎要喝這種酒,所有來賀喜的人都要喝這種酒。喝了辣酒的我,嘴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心里卻感到這習俗中一股古老的韻味,我暗暗祝福這對新人親親密密,白頭偕老。

    在周城,和娶親同樣熱鬧的事情是蓋房子上大梁。在一家剛舉行過上梁慶典儀式的院子里,我看到兩重檐的木架已搭好,上面貼了許多紅紙條,寫著大福大利的話。主婦告訴我,上梁時來了800多人,十分熱鬧。當然,這儀式也有許多讓人弄不明白的做法,遺憾的是我沒能親眼看到。(張梅芝)

    中國網 2002年7月

      


     
     
     
     
    色网成人